您好,歡迎訪問惠州市常德商會!

走進軍營(組詩) —— 肖紅

 二維碼 23

走進軍營(組詩)

      文/肖紅


軍 人

從孩子到軍人

過程復雜而簡單

選擇一種事物熱愛

向著一種信仰追尋

在直線加方塊之間

尋找青春錨地

心靈純凈的空白

像尋常的花朵

開在軍營

在鐵的紀律中熟悉軍服

精神的修煉深入內心

用勇氣與鐵血的行走

獲得沉重的高貴

把自己的血肉做成矛盾

一桿老兵摸亮的槍

看成山河的重量

用畢生的喜悅

捍衛它的質樸與神圣

所有的日子被軍號

撕成一縷縷的片段

守著十五不圓的月亮

用一頂鋼盔罩住情感

只要心中留有大愛

光榮和嘆息都是勛章

自古兵營多血刃

以身鋪路 并把榮譽

帶回最初的泥土

鐵打的形式從未改變

風撲來 雨打來 雪襲來

都迎迓 都忍耐 都開懷

高貴的夢想 清貧的時光

連同思鄉的淚水

都浸在密不透風的營盤

習慣把奔波視為財富

風霜雪雨中閱盡人間

一雙極其認真的腳板

丈量邊境 也丈量人生

只要在途經的地方留下足跡

都是刻在大地的誓言

祈愿和平 衛護人民

驅動著奔涌的血性

隱蔽或者出擊

都有鏗鏘之音

站立或者撲到

都是為了一份忠誠

看重生命

但不把生命當成唯一的生存

記住軍旅

牛頓式的夢還沒做完

我的蘋果就從樹上墜落

站在浩蕩的民間

軍營的天空藍成夢想

肥大的軍裝 寬大的理想

青草一樣的年華

被賦予界碑般的情感

遍地都是道路

只有這條路充滿血與火

若干年后 親人們

依然感動和夢魘

一棵苗到一棵樹

需要陽光和雨露

青春的選擇被軍營打磨

生命中的雜質紛紛脫落

常常被一些高大的石碑

純粹信仰 高尚情感

一盞燈下讀通所有的動搖與懦弱

對于成熟 我只相信時間

就像那些彎腰躬耕的鄉親

既定的收割

每天把鴿哨般的幸福

汪在深深淺淺的腳印

偶爾做夢 夢中想家

也為寂寞寫下詩歌

晚點名時挨連長批評

洪水和地震后接受贊頌

那都是我

握槍的手 鋒銳的利器

我的實踐工具

有時會被玫瑰所傷

但在暴力與暴力的較量中

我不會彎曲

也不會在血與火的時刻

畏懼退卻

隊 列

盔纓飄飄 步履沉沉

晨曦中一首無詞的歌

隆隆滾過大地

金屬與肌肉的碰撞

膠鞋摩擦地面的聲音

呼吸的聲浪 此起彼伏

一面面紅旗指引

排山倒海的氣勢

翻江倒海 萬馬奔騰

我們的隊列鐵流滾滾

軍人的步履展示軍隊形象

軍隊的隊列是軍人的性情

在舉手投足間

意志和力量連成方陣

紀律在其引線穿針

越過高山 越過平原

鐵血的雄壯

勇往直前的氣概

滾石一樣穿行

你必須凝眸這種浩蕩

迎面逼來的這種氣勢

是中國軍隊的本色與榮耀

也是一種決勝武器的行進

一次躍起 一場靜臥

一次奔襲 一番肉搏

以及一個敬禮一聲吶喊

都是戰斗力的體現

都是一往無前的力量

銘記戰爭

多少年后 伴著一場雨

春雨夏雨或秋雨冬雨

在城市的公共汽車亭

徘徊著我的身影

你的身影 他的身影

喝醉的燈火 發酵的云

雨霧吞沒了黃昏

雨是一種懷念的意境

滿樹的葉子滴著傷心

沒有被彈雨淋濕的我

卻有淚雨灑落

故事雖已蒼老

往事復活成黑鳥

常常啄傷我的靈魂

鐵打的營盤如流水

好多年后 我被秋風送回故鄉

身后沒有了隊列

一身褪盡戰塵的軍裝

依舊讓人懷念久遠的戰爭

崢嶸歲月已流逝

日子枯如落葉

而我是揪心的幸存者

多少年了

回顧中的號聲

總是飄著雨意

使我難以沉淀內心的戰塵

那些熟悉的面孔

青草一樣的兄弟

已凝成一尊尊雕像

高過生命的骨頭

時時敲打著我的心

此刻 我不得不跪下來

淚雨模糊 面向南邊境

坦然接受他們的敲打

并在我額頭

刻下烙印


微信公眾平臺